就想看看

露厨
绝对左露党
谁给我写篇露ALL我们就是朋友啦

才几个月没混圈,布拉金斯基已经受成这样了么?
虽然知道这几年一直是右露占主流,但是这这这个叫露露的东欧大美人是不是已经抢了本田樱的人设啊,而且还是个高潮版的(⊙…⊙)


该取关的赶紧取关,我以后就是个霸道总裁左露爽文写手了,谢谢

真的,真的,真的没有太太愿意偶尔写写会撒娇卖萌耍无赖但是不娇软很man很帅的布拉金斯基吗?可以当得起斯拉夫裔成年男性人设的那种?真的没有吗?
已经饿到去翻对家垃圾箱寻觅残羹剩饭了

最近首页一直看到有人在问年终印象,我就完全不需要问这种问题啦,因为我知道大概只会得到两个答案,一个是“你懒”,一个是“你谁”(ノ∀`)

又到一年总结期,总的来说这一年时光对我并不算太友善,无论二次元还是三次元。身体上年末熬得太狠有点小问题,经济上一次意外算是伤筋动骨,工作上有得有失有遗憾,感情上毫无建树裹步不前,二次元喜欢的cp颓的不忍直视

然而我还是一步步走着,走的嘻嘻哈哈没心没肺,明明是个敏感到极致的性子却能表现出面对一地鸡毛淡然调侃的样儿我也是蛮佩服自己的演技和莫名其妙飙升的心理素质的

新的一年境遇会怎样流转我尚不知晓,但我还是相信每个没有改变过去能力的人都有去扭转未来的权利,只要够用力

所以

再见2017

你好2018

关于三次元,愿自己能成为一个更积极的人,认清想要的人生要自己去争取

关于二次元,愿我爱的能重拾辉煌

新年快乐



容我说句不太好听的话

今天饥寒交迫流的泪
都TM是前几年自己给自己圈子里灌进去的水
可惜当年热情洋溢拉着你一起灌水的各位太太基本都潇洒的退圈换墙头了
只留下几个真心爱着的人守着冲的七零八落的圈子茫然若失
能怪谁
灌过水的怪自己手欠
没灌过的怪自己没能扭转风气
后进圈的(如果还有的话)怪自己萌不逢时

今天闲着回来翻了翻上篇文的红心,心情有点复杂。

首先感谢每个愿意给心心的小天使,谢谢你们能看到一条晒的招苍蝇的咸鱼⸂⸂⸜(ੱ௰ੱ๑)⸝⸃⸃

其次,发现红心里几乎没有我以为是露中党的人,桑心于大概我对露中的理解真的不符合主流观点吧,或者往好了想也许是现在没有露中党了?不不不到底哪里好了😂(强颜欢笑.JPG)

【露中】纳你于心

最近越来越觉得伊万可怜,从各个方面,突然想让耀能多爱他一点

偏生自己笔下的耀一直是个清冷性子,能开口说句爱大概真的是极致了

 

本文是一个很久远的脑洞画面发展来的,选材可能有点儿敏感,无任何黑角色意图,不适请右上

首先必须声明,我本人反对q那个j,非常反对,一向认为用姓作为惩罚手段或者征服标志是心理上的弱者表现,但不否认有些人在情绪极度波动下可能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尤其是露熊这种极端敏感脆弱的类型

 

说到这里突然想讨论一下露熊和耀的道德观和行为取向。可能我的观点一向比较奇葩,我一直认为露熊一直是真心想做个好人,尽管他行为方式的外在表现一贯是极端糟糕,但这些大多源于他野蛮生长下习得的自我保护本能,他对别人狠对自己也同样狠,没有人真的教过他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所以尽管他会笨拙而努力的释放善意,但却总是不经意间跑偏,无法被主流价值观接受,他做出的很多伤害行为其实都是无心之举。而王耀是另一种,他从不刻意的要做一个“好人”,也不会纠结道德观,他只是在做自己,但求无愧于心,好在他的道德标准是趋近主流并略高于大众,同样如果他做出了一件伤害,那绝不是无心,而很可能是全盘考量权衡利弊下的理智之举,而且他也许会为此难过却绝不会为此后悔。

 

 

感觉自己写的东西越来越糟了,呆板无趣又混乱,大家看着玩玩吧

 

文笔废,情节无,三观略歪

雷,慎入

-----------------------------------------------------------

哎呀,现在发一篇文的时间跟写一篇文都差不多了

同志们,我们AO3见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886855#bookmark-form

呃,链()接在评论

----------------------------------------------------------

王耀是被刺目的光线晃醒的,前日摔打间根本未曾顾及的窗帘大开着,正午日光明晃晃的在房间内迅游。脑内一片混沌,尚未自我修复的疲惫神经根本无法带动所有感官运作,只有本能支撑着他区起手肘试图借力起身,然而下一秒酸疼的关节筋骨就尖叫着抗议,把沉重的身体摔回床铺上,顺便牵扯起某个隐秘部位无法启齿的刺疼,隐隐发胀的喉咙在未及阻止前便自作主张的溢出绵长的呻(((吟。

 

“……小耀?”

 

王耀有些茫然的顺着声音转了转有些抻筋儿脖子,右侧床铺上入眼的是一张俯下头盯着他的放大的脸,对方凑得太近,让他猝不及防下一个激灵本能的想向后翻身,然而糟糕透顶的身体状况显然不适宜完成这样复杂的肌体动作,索性被对方有力的手臂及时一把捞住才没跌下床去。深呼吸平复着一阵阵酥麻的腰身和四肢,王耀努力调动起打结儿的思绪理清眼前的状况。

 

他的爱人,来自北国的布拉金斯基,如今一丝(不%挂的俯趴在床上,像一只被太阳晒干了的北极熊。尽管高大健壮的体魄以一种有点奇怪的姿势绷直,但隆起的肌肉纹理依然漂亮的紧,阳光在他铂金色的卷发上打着旋儿,美中不足的是日常柔顺的头发乱蓬蓬的,被枕巾蹭得起了些许静电,莫名好笑,转向他的脸有点儿苍白,棱角分明的脸孔脏兮兮的,鼻尖和脸颊泛着红,两个黛青色的黑眼圈挂在深眼窝下很是显眼,那双冷色调的暗紫眸子此刻睁得大大的,居然显出一种犯了错的孩子般可怜巴巴的神色。

 

“小耀,耀~”

 

有意堆叠起来的甜软音色也掩不住其下一丝谙哑的痕迹,男人特有的北国口音有一种绵糯的含糊,此刻因着那丝谙哑带出了些低沉,像一条毛躁了边缘的绸带顺着王耀的耳廓滑进去,一路轻轻剐蹭着每一根细微的神经末梢,已经舒缓下来的酸软身体居然又一次绽出酥麻的战栗。

 

王耀费力的扯过堆叠的被单裹住自己,顺势微微侧转过身子躲开对方的视线,把涨红的脸埋进枕巾。奇怪的是对方竟然没有如往常般凑近过来挤挤蹭蹭,只是放软了声音一叠声儿的叫着小耀。疑惑的转回头去看那转了性儿的熊,却见对方还是老老实实的趴在原地儿,眉头委屈兮兮的向下撇着,只一双大眼睛眨巴的飞快。

 

“这会儿又来装什么可怜,昨天,”王耀有些尴尬的转开了视线,“昨天不是闹的挺欢吗。”

 

“小耀,”布拉金斯基努力摆出一副纯真的无辜模样,“万尼亚等你醒等了很久了,万尼亚饿了。”

 

“饿了自己做饭去,难道你还指望我这样子能下厨吗?”王耀无语的望着在某些特定时候智商总能瞬间回到幼儿状态的爱人。

 

“可是……”布拉金斯基一张俊脸全垮了下来,“可是万尼亚扭到了腰,而且万尼亚只想吃小耀煮的红豆粥,还要放白菜叶的那种!”

 

“……布拉金斯基,”王耀气极反笑,猛地掀起被单糊上了对方的脸,“吃你的外卖去吧!还有,那TM是百合叶!”

 

“呀!”

 

你哭着对我说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这世上根本
没有右耀党

我想说你错了
想违心大声呵呵
可是良知
让我陷入沉默

我想变成童话里
会产粮的天使
挥舞鼠标守护这片小天地
你要相信
相信我们终会有同伴不拆不逆

可是我

自己都~不~信~😭




尽管我已经习惯tag下一半以上都是对家的粮,尽管我已经习惯喜欢的太太抽冷给首页推荐对家,尽管我已经习惯从前追随的太太几年不见再见对面,尽管我已经习惯在右耀作品下看见莫名其妙的评论,尽管我已经习惯了水平相当的作品热度却天差地别,尽管我已经习惯了很多事情,依然心然萋萋。


想跟二月抱头痛哭,可是我们相隔万里

小伙伴儿问我喜欢一个太太的表现是什么

我想大概是“即使你往我首页转雷cp我还是咬牙没有取关你”

wonderful

good job

其实比我预期的好像还高了一点呢🙂

你们知道我说什么的

【黑三角】霸道总裁们的美好假期

此文纯粹是闲极无聊外加饿极无食时的自我满足产物

米—>耀<—露,只有餐盘没有肉,请按菜单自行想象

 

没有迷Q,没有迷Q,没有迷Q

只有两只达成某罪恶协定的各怀鬼胎的金毛和浅金毛,以及一只喝多了放飞自我的黑毛

大家都是老司机

 

我跟你们港,写到一半的时候我真的不想放阿米出来了呢

欺/负阿米有种特别的成就感

 

写文为什么不能只写开头和结尾呢,委屈

为了这个自我感觉挺有趣的开头和结尾楞是在中间硬塞了5000字语句不通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文笔糟糕,逻辑不通,三观待定

雷,慎入

 

-----------------------------------------------------------------------

阿尔弗雷德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高级套房的丝绒窗帘尽职尽责的挡住窗外热情如火的夏日阳光,只有一丝清咸的海风顺着帘布缝隙吹入。调暗的绯红壁灯还闪着暧昧的光线,空调呼呼的吹送着舒适的凉风,一个相当美好的晨起时光。当然更美好的是想到此时正把手搭在自己身上,与自己并排躺在这king size大床上的人。阿尔弗雷德心情愉悦的抻了个懒腰,顺便嘎巴巴活动了一下自己昨晚使用过度的腰,嗯,不酸不疼神清气爽,hero果然正当壮年啊哈哈哈!

 

眨了眨还有点惺忪的睡眼,琼斯总裁微微转身摆出一个手肘支起的帅气pose,隆起自己线条迷人的肱二头肌,伸手去抚摸自己旁边枕上人的头发,触手蓬松柔软,带着被空调吹出的丝丝凉意,他眯着眼睛凑过去在人发顶亲了一下,堆起一嗓子甜蜜蜜的宠溺声音,“亲爱的,起床了哦~”

 

“嗯……”对方的头晃了晃,迷糊着应了一句。

 

嗯?这声线怎么有点高?

咦?这手感怎么有点毛躁?

啊?这身形怎么有点眼熟?

 

阿尔弗雷德呆愣的看着对方黑暗里缓缓坐起的身影,这宽阔的开肩,这隆起的胸/肌,这仿佛洗掉了色儿的浅色卷毛,这,这,这该死的布拉金斯基!

 

嗷的一声惨叫,阿尔弗雷德猛地向后窜去,要不是及时伸手拽住了床柱,差点自一岁半被急着去参加舞会的老琼斯夫人独自仍在家后再一次大头朝下栽下床。

 

哆哆嗦嗦摸到眼镜带好,琼斯总裁感觉对方那头软毛的触感还留在自己嘴上,连忙呸呸呸吐了好几口。转过头准备责问死对头为何在自己房里,就见对方正眯着那双廉价炫彩玻璃球一样的紫色眼睛用一种在看傻逼的眼神瞟着自己,“收起你的鬼叫,死胖子,”男人不耐烦的扒拉了一下有点蓬乱的头发,刻意压低了声音,“还有,下次你再把恶心的口水弄到露西亚头上我就把你丢到海里去喂鱼。”

 

哎呀我去,这蠢熊还来劲儿了啊!被毁了美好晨起时光的琼斯总裁心头火气,开始认真思考是抄桌灯抡他丫的还是打电话低()抛gu票来个“天凉布破”,然后他就瞧见对方的奇怪行径。只见布拉金斯基低下头着手去翻两人之间的被子,那丝/绸/锻/面的大被显然因为些不/可尽//述的原因团成一团。

 

那裹在被子里的人睡的正熟,半长的柔顺黑发凌乱的披散在暗红床单上,有几缕黏在随着呼吸轻轻耸动的浑/圆肩头,还带着宿醉般红晕的清秀小脸半埋在被褥里,身子微微蜷缩,被暗色床单衬得异常白皙的光洁皮肤上遍布着暧//昧的红//痕。

 

阿尔弗雷德停止了硌吱吱的磨牙动作,一双海蓝色的眼睛被灯光映得有些暗陈,视线顺着对方略感消瘦而线条极佳的身体曲线上下滑动,咽了口口水,终于想起了昨晚的荒唐经历。

------------------------------------------------------------------

链接先避个风头🔗

------------------------------------------------------------------

早晨起床发现你和心上人的床/上有第三者怎么办?

阿尔弗雷德·琼斯,商场上杀伐果决的霸道总裁,面对这个他一生中最艰难的一次抉择,用了千分之一秒从道德、法律、社会责任等多方面论证了接下来血腥行动的可行性,然后在东方人浅浅的婴/宁声中猛的一甩被子——

当然是一起做啦!

 

俯身咬住黑发男人不安扭动的纤细颈子时,琼斯总裁模模糊糊的想着,下次一定把那个该死的俄国佬踹下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