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看看

露厨,耀中心
攻厨
男神爱上了一匹野马,我要努力送他一片草原
实力拒绝娘菊娇英,一直逆主流从未被超越
关爱冷cp从你做起,拒绝谈人生

人是绝对中立,梗是混乱邪恶
为了十五分之一的爱

小伙伴儿问我喜欢一个太太的表现是什么

我想大概是“即使你往我首页转雷cp我还是咬牙没有取关你”

wonderful

good job

其实比我预期的好像还高了一点呢🙂

你们知道我说什么的

【黑三角】霸道总裁们的美好假期

此文纯粹是闲极无聊外加饿极无食时的自我满足产物

米—>耀<—露,只有餐盘没有肉,请按菜单自行想象

 

没有迷Q,没有迷Q,没有迷Q

只有两只达成某罪恶协定的各怀鬼胎的金毛和浅金毛,以及一只喝多了放飞自我的黑毛

大家都是老司机

 

我跟你们港,写到一半的时候我真的不想放阿米出来了呢

欺/负阿米有种特别的成就感

 

写文为什么不能只写开头和结尾呢,委屈

为了这个自我感觉挺有趣的开头和结尾楞是在中间硬塞了5000字语句不通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文笔糟糕,逻辑不通,三观待定

雷,慎入

 

-----------------------------------------------------------------------

阿尔弗雷德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高级套房的丝绒窗帘尽职尽责的挡住窗外热情如火的夏日阳光,只有一丝清咸的海风顺着帘布缝隙吹入。调暗的绯红壁灯还闪着暧昧的光线,空调呼呼的吹送着舒适的凉风,一个相当美好的晨起时光。当然更美好的是想到此时正把手搭在自己身上,与自己并排躺在这king size大床上的人。阿尔弗雷德心情愉悦的抻了个懒腰,顺便嘎巴巴活动了一下自己昨晚使用过度的腰,嗯,不酸不疼神清气爽,hero果然正当壮年啊哈哈哈!

 

眨了眨还有点惺忪的睡眼,琼斯总裁微微转身摆出一个手肘支起的帅气pose,隆起自己线条迷人的肱二头肌,伸手去抚摸自己旁边枕上人的头发,触手蓬松柔软,带着被空调吹出的丝丝凉意,他眯着眼睛凑过去在人发顶亲了一下,堆起一嗓子甜蜜蜜的宠溺声音,“亲爱的,起床了哦~”

 

“嗯……”对方的头晃了晃,迷糊着应了一句。

 

嗯?这声线怎么有点高?

咦?这手感怎么有点毛躁?

啊?这身形怎么有点眼熟?

 

阿尔弗雷德呆愣的看着对方黑暗里缓缓坐起的身影,这宽阔的开肩,这隆起的胸/肌,这仿佛洗掉了色儿的浅色卷毛,这,这,这该死的布拉金斯基!

 

嗷的一声惨叫,阿尔弗雷德猛地向后窜去,要不是及时伸手拽住了床柱,差点自一岁半被急着去参加舞会的老琼斯夫人独自仍在家后再一次大头朝下栽下床。

 

哆哆嗦嗦摸到眼镜带好,琼斯总裁感觉对方那头软毛的触感还留在自己嘴上,连忙呸呸呸吐了好几口。转过头准备责问死对头为何在自己房里,就见对方正眯着那双廉价炫彩玻璃球一样的紫色眼睛用一种在看傻逼的眼神瞟着自己,“收起你的鬼叫,死胖子,”男人不耐烦的扒拉了一下有点蓬乱的头发,刻意压低了声音,“还有,下次你再把恶心的口水弄到露西亚头上我就把你丢到海里去喂鱼。”

 

哎呀我去,这蠢熊还来劲儿了啊!被毁了美好晨起时光的琼斯总裁心头火气,开始认真思考是抄桌灯抡他丫的还是打电话低()抛gu票来个“天凉布破”,然后他就瞧见对方的奇怪行径。只见布拉金斯基低下头着手去翻两人之间的被子,那丝/绸/锻/面的大被显然因为些不/可尽//述的原因团成一团。

 

那裹在被子里的人睡的正熟,半长的柔顺黑发凌乱的披散在暗红床单上,有几缕黏在随着呼吸轻轻耸动的浑/圆肩头,还带着宿醉般红晕的清秀小脸半埋在被褥里,身子微微蜷缩,被暗色床单衬得异常白皙的光洁皮肤上遍布着暧//昧的红//痕。

 

阿尔弗雷德停止了硌吱吱的磨牙动作,一双海蓝色的眼睛被灯光映得有些暗陈,视线顺着对方略感消瘦而线条极佳的身体曲线上下滑动,咽了口口水,终于想起了昨晚的荒唐经历。

------------------------------------------------------------------

链接先避个风头🔗

------------------------------------------------------------------

早晨起床发现你和心上人的床/上有第三者怎么办?

阿尔弗雷德·琼斯,商场上杀伐果决的霸道总裁,面对这个他一生中最艰难的一次抉择,用了千分之一秒从道德、法律、社会责任等多方面论证了接下来血腥行动的可行性,然后在东方人浅浅的婴/宁声中猛的一甩被子——

当然是一起做啦!

 

俯身咬住黑发男人不安扭动的纤细颈子时,琼斯总裁模模糊糊的想着,下次一定把那个该死的俄国佬踹下床去。


我,大概,确实是脑子有病

强迫症犯瘾看着自己的关注数不顺眼,点进去来来回回搜寻了好几遍,对着大半个列表估计会沉默到天荒地老的死号愣是下不去手,总觉得这鼠标一点,这个账号和它代别的那段点滴岁月就会沉进茫茫信息流中,从此网海无边再不相见。

恋旧是种无法自拔的心病,就像塞在柜子最里层那些幼年宝贝,红漆剥落的手串,露出脏兮兮坑洼洼的塑料本体,丑的不忍直视,却还是裹在盒子里从一个住处搬到另一个住处。好像知道它在那里,那些曾经单纯的快乐就还会回来。

哦,对了,最后我取关了自己的小号。




以及,我可能要放毒。我已经预见了努力积攒的各位露中太太们要离我而去了🙂

我有一句mmp我可不可以港一下₍ↂ⃙⃙⃚⃛_ↂ⃙⃙⃚⃛₎

都别闹了好不?有那个精力该写文写文,该画图画图,该卖安利卖安利,都不行起码去给各位作者点个赞留个言。有空回头看一眼自家圈子都弱鸡成什么样了,每天能入眼的粮还不够塞牙缝,偶尔有篇成型的热度还不如对家写段子的零头。

从我去年9月回圈每天看到的就两件事,撕逼、退圈,退圈、撕逼,循环往复,来,数数,我圈还有几个人,够再来几轮。

某人或者某人或者某人本来也算是我圈的,不管写的画的好不好毕竟是自家粮,不不不别说什么那种质量的粮不稀罕要,我圈现在这产量没那个傲娇资本。

我不是特指某一件事。

最不能理解的是,搞事就搞事,为什么要跟对家聚聚一起搞?秉承着国际主义精神来帮忙净化我圈?如果有这种帮对家净化圈子清减体积拉仇立flag的机会请给我也来一个谢谢,保证会撕的丝丝入扣不退不休。

别说我是某人的粉丝,我可连人家评论区都进不去。

PS当年各圈天天往我圈头上扣黑锅的时候怎么就不见有人起来撕回去?

PS的PS你们要手痒非得撕个人,要不来撒我啊,反正我黑历史多,而且保证不退圈。打个商量,撕一回产一篇粮如何?

这么多年摸出的规律是:
露厨的节操全都不可信,包括我自己
耀厨的厨籍大多不可信,包括认识的一大票人

饿饿饿,曲颈向天歌,露中如死水,右耀全TM冷如清波 (ಥ﹏ಥ)


夜深人静思绪万千无法成眠,独坐床头遥望孤月心波翻涌,特做歪诗一首以慰私怀"( ̄(エ) ̄)ゞ


对,没错,我就是想发出来讨粮的!ヽ(*`Д´)ノ

作为一个(除部分aph外)无节操党,绝大多数cp的正反两面我都能吃,但我讨厌互攻,单指互攻不包括无差,非常讨厌,并不是对绝对攻受模式多么执念(说实话有些“互攻”甚至比单cp向作品的攻受更加明显),甚至可以说本来我就是个“床下无攻受”党,而是因为我见过的所谓互攻作品绝大多数都是挂着中立的幌子卖私货,不过是两方cp中相对弱势的一方建了座牌坊私贩安利

近来逃避型人格隐隐有发作趋势

每天打开首页几乎没有粮,能刷出的不是退圈清本就是淡圈宣言,不是爬墙通知就是删号告示,哦对了还有对家推荐

高考中考转眼即至,小伙伴儿给我叨咕了一下即将杀回战场的末期三党们,哈哈哈好像只有一个是自家太太,而我刚刚知道这位等了大半年的太太好像退圈了,完美的一击

如果问我为什么还没玩消失,大概是因为最近忙的连写个告别贺礼的时间都没有🙂

【露中】单独指导

此文不走心,不走心,不走心




人物性格多崩坏,仅为饥饿状态下的戏作,请千万谨慎选择是否阅读




 




演员x导演,虽然设定基本没啥用




简单的说就是小两口的日常情趣




 




内含一辆婴儿学步摇摇车,没轱辘的那种,司机驾照是花钱买的(buni)




请确定你既不会因为3码车速而歧视作者,也不会因为违规驾驶而投诉再向下点击




 




其实原本想叫“大导演の美味一日·A微I”来着




 




文笔废,情节无,三观飘忽不定




雷,慎入




 




-----------------------------------------------------------




 




身为导演,为新人导戏是分内之事。运用自己的从影经验,以口头语言或肢体动作帮助演员构建剧情,指导其体会所要演绎之人的内心情感冲突并尽快进入角色,以期获得更为出色的拍摄体验。作为一位曾挖掘并捧红多名一线影星的业内知名导演,王耀,这名这位在出道之初并不被看好却以大多数人不愿挑战的慢动作长镜头拍摄闻名的,以被其调()教过的演员在镜头下仅以眼神就能讲述故事而著称的亚裔导演,更是深谙此道。这位敬业的业界人士除了少数的家庭时间外几乎常年泡在片场,利用业务时间为演员传道受业更是常有的事情。




 




不过再怎么说现在这样的“指导”也实在是太过了。




 


(昨天被屏蔽了,等我补档哈)

🔗先避个风头





下一秒,他被拖进了一个缠绵柔软永无止境的深吻之中。




 




------------------------------------------------




“所以说,万尼亚可以得到这个幸福丈夫的角色了吗?”心满意足的魔王大人恢复了常态,又摆出那副软绵绵的笑意,磨蹭着身^下人精致的锁骨,堆起甜腻的语调。




 




高&^潮后身体软的做不出一个推拒的动作,毫不客气的缩在布拉金斯基昂贵的名牌外套里侧身靠在台面侧墙上喘息的王耀只能以一个白眼表达了自己的感想,“我有点担心女主角的人身安全啊。”




 




深紫色的眼睛眯成一个极其纯良的笑容,一双大手熟练的为对方纤长的小腿做着放松按摩,“那么,至少万尼亚可以得到那个天鹅绒礼盒吧?”




 




小心翼翼活动着肩颈的王耀第二个白眼没有翻完,定格在上翻的角度,视线直直的盯着镜面右侧的屋顶角落,“伊……伊万……”




 




顺着对方视线望向屋角的布拉金斯基对着那个在水晶灯光下不时闪动的红点眨巴了一下漂亮的眼睛,回过头在王耀略显滑稽的僵硬脸颊上亲了一下,“DA?”




 




“那是……特码的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洗手间里有监控!”王耀缓慢的转过头望着对方一脸惊恐,紧接着尖叫了一声开始七手八脚的试图把自己裹起来。




 




“万尼亚刚刚才想起来呢,”笑咪咪的试图给受惊的小家伙顺顺毛,伊万抓住对方开始抢夺衬衫的作乱小手,“放心,万尼亚会把监控内容都拿回来哒,毕竟小耀这个样子只能让万尼亚看到呢。”




 




稍稍安心的王大导演还未来得及跳下水台就被对方挤进了墙面和身体之间,“机会难得,不如再来一次吧。这次我们可以换一种表演风格,小耀是喜欢斯坦尼拉夫斯基还是布莱西特?或者梅式的万尼亚也可以哒~”布拉金斯基低头吻住王耀因惊讶微微张开的红唇,“然后就把记录卡放在天鹅绒礼盒里吧。”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