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看看

露厨
非红色党,天雷双tag

【黑三角】霸道总裁们的美好假期

此文纯粹是闲极无聊外加饿极无食时的自我满足产物

米—>耀<—露,只有餐盘没有肉,请按菜单自行想象

 

没有迷Q,没有迷Q,没有迷Q

只有两只达成某罪恶协定的各怀鬼胎的金毛和浅金毛,以及一只喝多了放飞自我的黑毛

大家都是老司机

 

我跟你们港,写到一半的时候我真的不想放阿米出来了呢

欺/负阿米有种特别的成就感

 

写文为什么不能只写开头和结尾呢,委屈

为了这个自我感觉挺有趣的开头和结尾楞是在中间硬塞了5000字语句不通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文笔糟糕,逻辑不通,三观待定

雷,慎入

 

-----------------------------------------------------------------------

阿尔弗雷德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高级套房的丝绒窗帘尽职尽责的挡住窗外热情如火的夏日阳光,只有一丝清咸的海风顺着帘布缝隙吹入。调暗的绯红壁灯还闪着暧昧的光线,空调呼呼的吹送着舒适的凉风,一个相当美好的晨起时光。当然更美好的是想到此时正把手搭在自己身上,与自己并排躺在这king size大床上的人。阿尔弗雷德心情愉悦的抻了个懒腰,顺便嘎巴巴活动了一下自己昨晚使用过度的腰,嗯,不酸不疼神清气爽,hero果然正当壮年啊哈哈哈!

 

眨了眨还有点惺忪的睡眼,琼斯总裁微微转身摆出一个手肘支起的帅气pose,隆起自己线条迷人的肱二头肌,伸手去抚摸自己旁边枕上人的头发,触手蓬松柔软,带着被空调吹出的丝丝凉意,他眯着眼睛凑过去在人发顶亲了一下,堆起一嗓子甜蜜蜜的宠溺声音,“亲爱的,起床了哦~”

 

“嗯……”对方的头晃了晃,迷糊着应了一句。

 

嗯?这声线怎么有点高?

咦?这手感怎么有点毛躁?

啊?这身形怎么有点眼熟?

 

阿尔弗雷德呆愣的看着对方黑暗里缓缓坐起的身影,这宽阔的开肩,这隆起的胸/肌,这仿佛洗掉了色儿的浅色卷毛,这,这,这该死的布拉金斯基!

 

嗷的一声惨叫,阿尔弗雷德猛地向后窜去,要不是及时伸手拽住了床柱,差点自一岁半被急着去参加舞会的老琼斯夫人独自仍在家后再一次大头朝下栽下床。

 

哆哆嗦嗦摸到眼镜带好,琼斯总裁感觉对方那头软毛的触感还留在自己嘴上,连忙呸呸呸吐了好几口。转过头准备责问死对头为何在自己房里,就见对方正眯着那双廉价炫彩玻璃球一样的紫色眼睛用一种在看傻逼的眼神瞟着自己,“收起你的鬼叫,死胖子,”男人不耐烦的扒拉了一下有点蓬乱的头发,刻意压低了声音,“还有,下次你再把恶心的口水弄到露西亚头上我就把你丢到海里去喂鱼。”

 

哎呀我去,这蠢熊还来劲儿了啊!被毁了美好晨起时光的琼斯总裁心头火气,开始认真思考是抄桌灯抡他丫的还是打电话低()抛gu票来个“天凉布破”,然后他就瞧见对方的奇怪行径。只见布拉金斯基低下头着手去翻两人之间的被子,那丝/绸/锻/面的大被显然因为些不/可尽//述的原因团成一团。

 

那裹在被子里的人睡的正熟,半长的柔顺黑发凌乱的披散在暗红床单上,有几缕黏在随着呼吸轻轻耸动的浑/圆肩头,还带着宿醉般红晕的清秀小脸半埋在被褥里,身子微微蜷缩,被暗色床单衬得异常白皙的光洁皮肤上遍布着暧//昧的红//痕。

 

阿尔弗雷德停止了硌吱吱的磨牙动作,一双海蓝色的眼睛被灯光映得有些暗陈,视线顺着对方略感消瘦而线条极佳的身体曲线上下滑动,咽了口口水,终于想起了昨晚的荒唐经历。

------------------------------------------------------------------

链接先避个风头🔗

------------------------------------------------------------------

早晨起床发现你和心上人的床/上有第三者怎么办?

阿尔弗雷德·琼斯,商场上杀伐果决的霸道总裁,面对这个他一生中最艰难的一次抉择,用了千分之一秒从道德、法律、社会责任等多方面论证了接下来血腥行动的可行性,然后在东方人浅浅的婴/宁声中猛的一甩被子——

当然是一起做啦!

 

俯身咬住黑发男人不安扭动的纤细颈子时,琼斯总裁模模糊糊的想着,下次一定把那个该死的俄国佬踹下床去。


评论(48)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