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看看

露厨
非红色党,天雷双tag

一些CP适合的歌

总觉得有些歌特别适合某些CP,也许在其他人看来很奇怪的搭配在自己心里却总是莫名的切合。

1、《一句一伤》——菊耀

那句幽幽的“一句一伤,无话可讲”真是道尽了我心中对菊耀相对无言的关系认知,你说爱我是这世界上我听过最伤人的话,一字一刀一句一伤,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柳堤岸上,斜阳余晖,我手中撑起的油纸伞拂动的风掠过你的发梢,雨后渗凉的湿气沾染袖角,相对走来,你一敛衣襟我垂下眼帘,擦身而过,时光荏苒,就这样吧。

2、《凤凰劫》——露中

无论是“回望是你燃起的炊烟”还是“我在人世间走过多少个五百年”都觉得莫名的合适。但最戳中我的是结尾那句“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伊万布拉金斯基是王耀的劫,王耀活得太久了,也许他的岁月从来不那么静好但他嘴角的笑意永远温润,太过美好的弧度里到底有几分是真心的欢喜而几分是俯瞰天下众生纷纭的疏离,活得太久看的太多,苍天无情才不会老去,他把自己保护在远离一切的地方冷眼看云淡风轻,无数次相遇与离别中谁都感受过他的温柔,可谁曾真正触碰过他竖起防备的心。只有这个男人,这个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人,他在他千百年来最脆弱的时候茫然的看着时代转腾的时候抻出手来告诉他可以选择依靠,又在他将此世从不曾有过的信任交付时伸手扼住他的咽喉嘲笑他的天真,最后在他终于要摆脱一切本不该出现的情感回归漠然时用惨烈的重生与悲伤的眼眸向他做无声的挽留其为中国患者终俄罗斯乎,那么能真正在王耀心上划出一道伤口的是不是也终是那个布拉金斯基?也许王耀并未动用过全部真心,但这个男人确是唯一一个让他动摇过情感的异数,从不曾有也不会再有的,一生一次的劫数。王耀是布拉金斯基的执念,从压迫者口中的东方帝王到一身红衣能燃烧整个无边雪季的惊鸿一瞥,从高傲富庶的天朝上国到跌落泥潭的折翼困兽,从眼神清澈狂热的小布尔什维克到从齿缝中泄出冰冷刺骨恨意的叛出者,现在他是安静的坐在他身边半真半假的合作伙伴和温润淡漠的友好邻邦,也许王耀从不曾改变分毫,他永远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千百年来不卑不亢不移不转,从最初到最后都安静的让人心安也让人绝望,改变的不过是他看向他的视线,从孱弱天真的幼童到坐拥半个世界的领路者,他们试过最亲密无间的拥抱也演绎过最悲壮残酷的背叛,兜兜转转这么多个轮回,只是那个男人看他的眼神仿佛还是在安抚一个孩子。他微笑着伸出手说祝贺中俄友好60年,他抓紧他的手摩挲着说不对是400年,400年400场春雨与冬阳,几乎贯穿他的整个生命的时间里,他是他渴望的温暖是他仰慕的东方是他痴念的不冻港是他轻叹的“天下”是他的光,是他的梦魇也是他的梦想,是他隔着大片大片荒芜的冰原也无法阻断的视线所及的方向,是他永远无法得到的他,是他一生一次,一次一生,无法释怀的执念。

3、米耀——《你不是李白》

……对不起这条是搞笑用的,但是每次听这首都会忍不住脑补两人对坐在烛光闪烁的精致餐台两边,阿米一脸故作的深沉沉默着,耀默默的注视着他良久然后啪的把结账钱拍在桌子上,等到阿米追出大门时耀纤细的手指已经在一众捧花等待的人中接过了一枝向日葵(X)“我有节目在排有很多东西想买……如果你是李白魅力留给后人崇拜,别阻碍我的舞台”、“感情虽然失败,还好甜点很精彩,这一次的单我来买”、“我连猜也不想猜”、“你不是天才,也不是伤害我的那种人才”,真想说,阿米啊千万别跟耀耍冷酷,你冷不过他,千万别跟耀玩欲擒故纵,你纵了就擒不回来。不过这也是金钱组的一种另类治愈性质吧,爱不爱?爱!真不真?真!深不深?……不会深入骨髓也就不会痛彻心扉,互相耍两手阴的,挑衅的说一句“goodbey”,转个身儿就能再次相遇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