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看看

露厨
绝对左露党
谁给我写篇露ALL我们就是朋友啦


【安燕】我的女孩


    图与正文完全无关啦,lof莫名其妙的不让我无图发文😓








    tag打的无比心虚,只是整理手机内存时在备忘录无意翻出的一个没有没尾的段子,想着今天挺应景的就发了(x),不要挂我,各位中秋快乐!
























    她睡得不太安稳,大概是在经历一个少女特有的混着玫瑰色调的噩梦。








    纤细的双眉微微皱起,小巧的鼻翼快速的煽动,双睫如同将醒未醒的蝴蝶双翅般颤动,细磁般白净的额头上铺满细细密密的汗珠,几缕细软的额发粘在颊边,更衬得那张有些苍白的尖尖的小脸儿惹人怜惜。








    还未等我细细的欣赏这幅可人的景致,那噩梦好似达到了一个超出她那温柔敏感的心脏承受的高点,只见她那被自己咬的有些发白的柔软的唇突然张开,徒然的煽动着,似乎在发出谁也听不见的低低的尖叫。双颊的血色极速褪去,她的头开始大幅度的左右摇动,黑亮的发丝被丝绸枕巾蹭的蓬乱,娇小的身躯也以超乎外形的力量挣扎着。








    这让我有些苦恼,我不想伤到她,可是压制又有些困难,我握住她的手想给她安慰。她白嫩的手掌凉的吓人,细幼的手指痉挛般扭动着,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最后的浮板,薄薄的指甲嵌入我的皮肤,渗出的血液在她用力过猛而苍白的指尖上晕染出丹蔻般好看的颜色。她在依赖着我,即使是在梦中。这种认知合着伤口神经跳动的疼痛感一起涌上心头,我的心脏以让我发疯的频率碰碰跳动。








    好在这一切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几乎是陡然间她又安静下来,她纤细的四肢温顺的伏在床单上,如同一只乖巧可爱的鸽子,只有小小的胸脯上下起伏着。接着她缓缓的睁开了那双造物主精心打造的美丽的眼睛,几滴晶莹的泪珠挣脱了眼皮的束缚顺着上挑的眼角滚落下来,她浸了泪水而更加黑亮的眸子有些懵懂的转动了几下终于定格在我的脸上,这让我有些异常的激动,我喜欢她这样全心全意注视着我的样子,从虚妄的梦呓中醒来的这一刻我便是她与真实世界唯一的连接。此刻的她是多么的脆弱,想要保护她的愿望几乎撑破了我的胸腔。








    一种柔软的悲伤从她美丽的眼睛里喷涌而出,在脸上蔓延开来,她的嗓音有些干涩,然而依然带着往日的余韵,像旧时她带我去看过的暮春三月江南雨后芙蓉般的甜润。“你杀了他,”仿佛努力了几次才能将颤抖的语调凝连成句,她因为缺水而染着干涩白霜的红唇诱人的抖动着,“你杀了他是吗,阿妮雅?”








    我摆出最温柔的笑容,尽管我不喜欢和她谈论除了我们俩以外的人,在过去漫长的昏黄记忆里,那些不重要的外人已经占去了她太多的时间,那些等待她回眸看我一眼的时光连接起来比西伯利亚的寒冬更加漫长无望,即便如今回想起来还会像冻土苍原上漫天的大雪一样将我的心冰封成塑。然而今天,今天他们都已经消失了,他们都身躯连带他们的灵魂已化为飞灰,他们的姓名将不再被人提起,他们存在的痕迹将被尘土掩埋进地壳深处,他们已不再具备夺走她的笑容的能力,她的笑容,那些本应只属于我的笑容。所以今天我可以破例回答这个问题,就算作是他们在她生命中最后一个止音符,由我亲手画下的,“是的,我最亲爱的,我的燕子,”在她如受伤的雌雀般细细的尖叫声和腕上铁链碰撞的叮当声交织成的美妙乐章中,我低下头去虔诚的亲吻她的额头和被眼泪浸湿的鬓角。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只有你和我的世界,我的爱人。”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