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看看

露厨
非红色党,天雷双tag

【all耀/all燕】攘外还需安内

 依然是个从文档里翻出来的小片段,某些地方特别违和是因为原设定是个有点雷的黑暗向,硬生生被我改成了欢乐校园向╮(╯_╰)╭

 

雷,慎入,题目随手

 

      小小的宿舍门厅显得有些拥挤,各怀鬼胎的几位试探的互相打量,一片沉默,焦躁和猜疑的味道在空气中缓缓流淌。漆成亮棕色的劣质三合板房门内模模糊糊传出的声音显然并不有助于缓解紧张气氛,理论上不应出现在学生宿舍但实际上无论男宿女宿都会心照不宣的路过门把手上系着丝带的房门并意味深长的笑着偷听一下的某类声音,哦或许还会有那么一两个无聊人士驻足吹声口哨,音调愈见高昂的尖细女声一点点消磨着众人的耐性。

 

      首先忍耐不住的显然是我们一向自诩为领导者的Hero先生,虽然头衔上还挂着个“副”字但自认为肩负着决策重任的阿尔弗雷德咧开嘴角,笑容灿烂到有些夸张,而反光的镜片显然又增加了笑容的可疑度,“嗨,各位,如你们所见,现在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虽然hero一个人也可以搞定,不过既然诸位都到了也不妨暂时结个盟。话说回来真没想到王春燕这么狡猾呀,居然趁我们都不在就勾搭阿耀呢,可真是个bit⋯⋯”不过可惜的是琼斯先生没来得及用他字正腔圆的听力口音吐出下一个劲爆的单词,而刚刚开始的演讲也就此夭折了。

    

      现在不妨让我们暂时忽视一下被拽的一个趔趄的琼斯先生,好让他能及时把晃悠悠滑下鼻梁的眼镜推上去挡住那双冰冷的蓝眼睛,以防长期树立起的热心Hero形象出现龟裂。好了,让我们把镜头顺着斜刺里伸出的拽住琼斯先生衣领的纤长白净的小手向前转一下,没错就是这样,透过被猛力一拽从琼斯先生外衣领口飘飘悠悠晃下来在阳光下乱飞的劣质毛绒映入视线的是一张极其精致而轮廓分明的、带着典型斯拉夫民族特征的白皙脸庞。

 

    “管好你的嘴,阿尔弗雷德,不然我可不保证在吐出什么糟蹋燕子的词后你的舌头还能有机会品尝你那恶心的汉堡呀。”英语里夹杂着一点小小的卷舌音,合着甜软的声线听起来稍微缓和了语气里尖锐的威胁意味,不过微微眯起来的紫罗兰色眼睛里的寒意会让错读了语气的人好好反省自己的大意。

 

    “亲爱的安雅,虽然我很赞成你把这个胖子惹人讨厌的舌头割下来喂狗,不过这一次小春燕的做法确实很让露西亚困扰呢。你知道的露西亚真的很讨厌别人碰我的东西,即使是小春燕也不行哦,安雅最好看好小春燕,如果再有下次露西亚也不能保证不会做出什么事情呦。”一下一下缓缓敲击着手掌的水管展现出的主人的情绪显然不是仅仅像他说的“困扰”那么简单,不过没有具现化的黑气从背后冒出来证明笑眯眯的高大雪国青年面对自己的同胞姐姐还算比较克制,当然也不排除是看见死对头吃瘪暂时消弭了一点怒气值。

 

    “那么也希望你能看好你的小耀,别来骚扰我的燕子。”有意在“我的”两个字上加了重音,顺手一搡放开了可怜的琼斯先生的衣领,安雅小姐结束了与弟弟的“甜蜜笑容”较量,低下头专心致志的开始拍打手上沾粘的棕色绒毛。

 

     伸手扶了一下踉跄着退了一步的琼斯先生,来自绅士之国的学生会长咳了一声端起了那风靡校园的英伦腔,“阿尔弗雷德,我想我应该教过你对待女士们要绅士一点,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不是都用在啃汉堡和围着王耀团团转上了,”伸出被评为校园年度“最想被抚摸”的骨节分明的手指象征性的整理了一下自己一丝不乱的制服前襟,亚瑟低声嘟囔了一句“愚蠢的美式教育。”

 

     “喂!”一直烦躁的跺着脚的年度校园小姐艾米丽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一向自诩为不输自家哥哥的SHero小姐被忽视良久的不爽爆发了,跨前一步不满的叉起腰喊道“你对美国有什么意见吗!总比你那套老套又呆板的英国绅士守则要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拿这套虚伪的做派勾搭阿燕,亚瑟你别逼我把你屋里那一堆违禁品都翻出来示众!”星形耳坠晃的哗哗响,艾米丽英勇的挑衅姿态让某位一向对自家过度热情的表妹犯怵的异国表兄抬手示意止战,不过遗憾的是从一旁早已恢复了端庄淑女模样的北国少女的嗤笑声看来并没能为美式教育挽回什么形象。

 

     “真是一群笨蛋,”一直坐在一边没有开口的罗莎柯克兰推了推那副让无数男生跪舔的红框眼镜,一向高傲冷淡的声音里难得的泄露了一丝不耐烦、“现在还有时间互相吵闹,难道最难办的不是那边门里的情况吗。”很好,话题终于暂时从不着调的姐弟阋墙和国籍歧视转回正轨了,感谢学霸柯克兰小姐。

 

    “小女同意罗莎小姐的话,”站在角落里的娇小少女柔柔的开口,“现在大家应该先处理一下眼下的问题,”匆匆结束了互相忿视的几对儿紫莹莹绿汪汪蓝湛湛的眼珠齐刷刷转过来让她有点惶恐害羞,本田樱把头垂的更低了“哥哥大人,您说呢?”

 

    “是的,我觉得舍妹和罗莎小姐的话很有道理,”早已在学生会锻炼出坚固神经的本田菊平静的开口,“现在确实不是争吵的时候,琼斯先生、布拉金斯基先生也请您二位先稍稍息怒吧。我认为确实应该先解决门内的问题。”即使是在平时鸡飞狗跳的例会上也能如闲庭信步在静谧的月下赏樱小径般淡定的本田秘书长面对今天的情况多少还是有些焦急的,毕竟事关他的“兄长大人”,不然也不会破天荒的打破谨言慎行的修身守则提出自己的意见,不过谦逊之国多年的教育还是让他及时的对自己的大胆行径做出了一些并没什么卵用的掩饰,“当然,诸位也想到了,倒是在下多言了,呃,在下同意阿尔先生的观点。”过长了发言让所有人在内心翻了个白眼,据说还在被推搡的头晕眼花中的阿尔先生翻了两个,因为他自己也不记得自己提出过什么观点了,不过Hero嘛是不会承认这种事情的。

 

      “哎呀哎呀真是一群小孩子,这个时候还是需要姐姐我来给你们拿个主意呢。”一直斜靠在墙边的弗朗索瓦丝笑着开口,裁剪的过短的制服裙子随着她站直的动作终于堪堪盖到了符合国际礼仪的位置,那双晃得人眼花的修长双腿迈着标准的台步向前走来,摇曳生姿,“那么小春燕姐姐我就⋯⋯”感受到一边学霸小姐透过厚玻璃镜片射过来的冰凉目光,索瓦丝好笑的抿了一下红润双唇,“好了好了,是我们。我们会带着小春燕离开,至于这里嘛,就留给各位男士处理喽,而且看来各位也很需要个房间呢,”意有所指的瞥了一眼对面的众位雄性生物,涂着红色甲油的纤细手指轻叩着下颚眨了眨眼,“不过姐姐劝你们一句,不要闹得太过分了。”

 

    “一般来说哥哥我是不太赞同这种做法的,不过这一次小耀确实让哥哥我有点伤心呀,看来还是需要适当的小小惩罚一下,”宣传部长做了个戏剧化的捂心动作,据说是花重金精心打理的金色头发摇的有些夸张,叹了口气,“至于你们也不要太为难小春燕了,哥哥可看不得可爱的小姐受欺负呢。”

 

    “燕子的事不劳波诺佛瓦学长劳心了。”用摘净了绒毛的白净双手撑着下颚的安雅小姐恢复了笑眯眯的亲切模样,嗯,如果你忽视掉被那甜滋滋语调激起一层鸡皮疙瘩的波诺佛瓦先生瞬间僵硬的笑容的话,毕竟是个人就知道布拉金斯基家的人语气糖分越高就越危险,生物学院的院宠小可爱莱维斯曾说过这就跟糖尿病一个道理,如果达到6个加号,嗯,你懂得,哦忘了说了,小可爱莱维斯在说完这话后就听到隔壁医学系刚下解刨课的布拉金斯基先生甜甜的叫他的名字。

    

     凭着常年在某个邻居毒舌下练就的自愈能力,弗朗西斯先生很快镇定下来,耸耸肩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那么就这么决定吧,小耀这边我会看着点儿的,至于那边嘛,”目光在几个麻烦制造机中搜寻了一圈,“就麻烦小本田照顾一下喽。”

 

    “呵,委托一个疯子来控制局面不至失控,这个可真是个波诺弗瓦式的笑话。”罗莎小姐头也没抬的嘲讽道,“真是感谢您,我今天非常愉快。”语调平板的又在波诺佛瓦先生心口上补了一刀后保持着良好的礼仪姿态站起身来细细整理校服裙摆。一旁的本田樱小姐把头垂的更低了,小脸儿煞白,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气的,细白的手指不安的紧紧绞着袖口的丝带。

 

    “既然都协商好了那就无需再等了。”难得收起了标志性笑脸的安雅小姐向房门走去,然而一旁的琼斯先生早已拂开搀扶着他的本田菊大跨步迈向房门,一把拧开了把手。

 

------------------------------------------------------

 

    完全状况外的王耀:“我和春燕不过是补了个伊莎介绍的新番,到底发生了什么?!MD一群ZZ…你,你不要过来!春燕!春燕救我啊!”

 

    已经被安雅一个公主抱捞个满怀转身就走的王春燕:“阿耀你保重,艾米丽不许拽我头发!啊呀你俩先放我下来再打要掉下来啦啊啊啊!”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