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看看

露厨
绝对左露党
谁给我写篇露ALL我们就是朋友啦

【露中】永不相欠

一个莫名其妙没头没尾的轮回梗小段子

雷,慎入



话说我存了两个本子的各种梗,为啥写的总是突发梗啊

-----------------------------------------------------------------------------


    硝烟混合着鲜血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未熄灭的烈火在断壁残垣的缝隙间燃烧,噼噼啪啪的灼烧着散落的残砖碎瓦。

 

    王耀在砖石倾倒的巨响中醒来,刺目的黑烟和爆炸激起的烟尘模糊了视线,但即便不看也知道眼前是怎样一副炼狱般的景象。张开干裂的唇大口的呼吸,浑浊的空气仿佛一路由眼底灼烧进肺叶,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匍匐在碎石上的身体随之颤动,牵扯着早已麻木的神经重新唤醒疼痛感。他试图爬起,纤长白皙却早已裹满污浊的手指颤抖着曲卷用力,残破的指甲扣进砖石的缝隙,泥土碎石戳进甲缝,将柔嫩的指尖割的鲜血淋漓,一寸一寸,缓慢的用酸软的双臂撑起自己无力的身体,尖锐的轰鸣声响起,纤细的身体再次砸向坑洼不平的地面,无法抑制的痛苦呻吟从干涩的声带中挤出,与爆炸后的耳鸣一起在鼓膜中放大回响,脑中一片混沌,意识和身体的温度一起随着鲜血从千百个伤口中缓慢的流出。

 

    从又一波袭来的剧痛中稍稍缓过神来,王耀费力的从臂弯中抬起头来,有些涣散的黑色眸子透过额上留下的鲜血和散乱的碎发茫然的四顾,入目疮痍一片,断墙和烟雾遮蔽天光,让人无法想象这里在几个小时前还是富丽堂皇的庄园,衣香鬓影,一片繁华,而此刻天地间唯一活着的仿佛只有闪烁着不详颜色跳动着吞噬一切的火焰,而自己,王耀讽刺的勾起嘴角,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还真的活着,抑或只是一缕残魂。

 

    巡游的视线缓慢的转向右侧,瞳孔陡然收缩,在那一抹染着鲜血的白色映入眼帘的瞬间王耀感到浑身的神经绷紧,意识好似恢复了一丝清明,王耀使劲儿眨着眼睛,试图看清那个身影,不过十米的距离,隔着充斥视网膜的鲜血和悬横期间的烟尘,好似两个世界般遥不可及。终于,那双夜傍天空般陈郁的深紫色眸子与他的视线胶着在空中,王耀的呼吸一窒,紧接着不可抑制的开始急促的喘息。恐惧、欣慰、狂喜与无措撕裂他的心脏,带起的战栗蔓延全身。

 

    他还活着。


    他还活着。


    他还活着!


    这一世,终是没有害死他。


    这一世,终是来得及逃离这个该死的轮回。


    那个人靠坐在一截断裂的石柱边,平日柔软的铂金色头发蓬乱的沾满灰尘,原本纯白的西装被烟尘熏烤的几乎看不清本色,象征着坚毅性格的宽阔双肩随着喘息大幅度的耸动着,尽管看起来狼狈不堪但显然比自己的状况要好得多。王耀隐约记得爆炸发生前那个人站在舞厅边缘的石屏旁,远离爆炸源,记忆中最后一个画面是他带着那一贯冰冷的笑举起乌黑的枪口,下一秒天崩地裂。

 

    王耀咽下涌上喉咙的腥甜,他能感到五脏六腑都在缓慢的衰竭,麻木感从指尖开始向全身蔓延。他已经不想深究这场爆炸到底是怎样发生的,只是努力睁大双眼盯着那个人一点一点艰难的撑着石柱站起身来,来吧,来结束这一切。

 

    来吧,结束这永无尽头的,恶心的轮回。

 

    来吧,用我的命,还你的债。

 

    来吧,布拉金斯基,来吧。

 

    精神开始混沌,视线越来越模糊,布拉金斯基踉跄着穿过烟尘走来的身影在他眼中融成一块模糊的白影,恍惚间像是看见他第一次向自己走来的样子。彼时他穿着褐色的风衣,高大挺拔的身姿带着军旅出身特有的昂扬利落,唇边带笑,深紫色的眼睛仿佛蕴含着漫天的星辰。

 

    那是多少个轮回之前?他微笑着握住他伸来的手,掌心宽厚,干燥而温暖。之后的岁月里他们相爱,相拥,然后因为无法逃避的分歧而怒目相向,怨恨与利益交缠不清,一步步走向不可挽回的结局,直到他亲手将雪亮的刀锋刺进那颗曾深爱他的心脏,深紫色的眸子在闭合前含着眷恋的温柔看着他,永远唆着笑意的唇中却是无限怨毒。

 

    “王耀,你欠我一条命,要记得你欠我一条命。”


    “下一世,我还你。”


    “好,我……咳咳,我等着,永生永世。”

 

    到底是谁的话开启了轮回,如同与上帝签订了契约,像个恶意玩笑,却不可违背。王耀在他夹杂着痛苦咳嗽的张狂大笑声中陷入混沌,再睁开眼已是回到了故事的最初,那个注定悲剧结尾的故事。

 

    命运这个糟糕的写手编制了无法违逆的剧本,在每一个节点断绝了选择的权利,他们互相伤害,互相憎恨,爱人的背叛、家人的鲜血、痛苦的呼喊、绝望的呻吟,一次次冰冻他被那双深紫色眼中的痛苦浸泡柔软的心脏,无法认输,无法放弃,无法原谅。故事的最后,他将黑洞洞的枪口顶上铂金色卷发遮掩下脆弱的太阳穴,再一次在那双眼睛中看到了熟悉的眷恋。

 

    “下一世,我还你。”

 

    下一世,下一世,下一世……永无止境。

 

    这一次终于要结束了,他累了,这条命还给他,两不相欠,再不相见,多好,多好啊。

 

    王耀的视线滑过那个走近的身影紧握的刀锋,雪亮光洁,带着解脱般的快意慢慢闭上酸胀的双眼,用最大的力气牵动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用你最爱的笑容迎接死亡,伊万,命和爱,我都还给你。

 

    期待中结束一切的疼痛迟迟没有到来,王耀感到一双有力的手臂小心翼翼的环抱着他,身体被拖离碎石铺满的地面落入坚实的胸膛。干燥而温暖的掌心抚上他的脸颊,手指有些微颤抖,却带着能灼烧灵魂的温度。

 

    “小耀,睁开眼吧,看看我。”

 

    耳边的声音带着沙哑,却是熟悉的软糯声线,在这生死之间却如同情人私语的低喃。王耀紧紧的闭着双眼,他怕,他怕睁开眼看见的是那张英俊脸庞上的恨意,他怕那双深紫色眼睛中的决绝,他更怕这一眼就再不舍得离开。下一世我们将再不相见,那么允许我自私一次,让你独自承受最后的离别。

 

    “你看你,现在多么脆弱,如同寒霜下即将枯萎的花叶,轻轻一握就会碾落成尘。”

 

    是的,只需要一刀,我们尘归尘,土归土。

 

    “可是我呀,还记得你原来的样子。第一眼看见小耀的时候,你的眼睛里映着光,黑色与金色交融,光华流转,那么美,仿佛包裹着一整个世界,”手指一点点滑过脸颊缓慢的描画着他紧紧闭合的双眼,“包裹着万尼亚的整个世界。”

 

    而你,伊万,何尝不是我的整个世界。

 

    “小耀,小耀,小耀,小耀,小耀……”柔软的卷发摩挲在他的脸颊上,包含着痛苦与依恋的呢喃响在耳边,一声比一声深情眷恋。

 

    伊万,伊万,伊万,伊万,万尼亚……泪水刺痛干涩的眼球,羽睫不受控制的抖动。

 

    “那样的眼神,万尼亚还想再看一次。再看一次,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无论什么代价……”

 

    无力的手被抬起细细摩挲,接着塞进一个犹带体温的坚硬物体。王耀迢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带着温暖笑意的英俊脸庞,近在咫尺。那把匕首横在两人中间,刀柄握在自己几乎麻木的手中,斯拉夫人温暖而干燥的手掌包裹着他的手指,刀锋雪亮,闪着不详的寒光。

 

    “小耀说过,这世上有三千世界、六道轮回,”布拉金斯基常年冰封的眼底此刻没有一丝阴霾,他深紫色的眸子带着不可思议的深情一寸寸描画着王耀的脸庞。

 

    “那么多世界,走散了万尼亚要怎么找到你。”

 

    不!不!不!不要!求求你,不要……

 

    “所以啊,我不会放小耀走的,”深紫色的眸子垂下,刀锋缓慢的滑过白色西装的前襟,精准的定在心脏的位置上,“我怎么能放你走呢。”

 

    王耀想要挣扎,然而无力的身体无法挣脱温暖的桎梏,王耀想要尖叫,然而喉咙里堵得如同窒息,只有大颗大颗的泪珠滚滚而下。

 

    深紫色的眸子最后一次抬起,温柔中甚至有一丝欣喜和憧憬,“小耀,记得你欠我一条命,我们……下一世见。”

 

    手臂被拽着向前一送,锋利的刀锋无声无息的没入血肉,温热的血液顺着刀刃流淌而下,漫过刀柄,一丝丝填满他的手与那只包裹其上的温暖干燥的手掌间的空隙,严丝合缝,永不分离。

 

    “记得你欠我一条命。”

 

    “下一世,我还你。”

 

    高大的身躯依靠在他身上,头颅垂在他的肩头,柔软的铂金色发丝依然轻抚着他的脸颊,像是一个亲密无间的拥抱。

 

    怎么还得清,他与伊万之间,永远也还不清了。

 

    阳光终于冲破烟雾的封锁照进这一片残影中,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王耀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双臂拥住逐渐冰冷的高大身躯,终于痛哭出声。


-----------------------------------------------------------------------------

露中好冷啊,想要为本命做贡献,可是文笔跟不上热情嘤嘤嘤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