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看看

露厨
非红色党,天雷双tag

【露中】军部---烟

这回真是没头没尾的段子了

以前好像发过wb的老物,发上来是为了逼自己把剩下的酒、糖和茶几部分写了

雷,慎入,啊啊啊我家布拉金斯基真苏

 

-------------------------------------------------------------------

      有段时间局势不好,联军西线的队伍中了圈套节节败退,东线则毫无进展,整个军部笼罩着颓唐的阴云。烦躁之下王耀早戒掉的烟又开始吸上了,每次勤务兵打扫办公室时都会对着满满当当的烟缸叹气。

 

      “只是嘴闲着难受而已。”他总是哑着嗓子微笑的跟劝解的人解释,间或还夹杂一两声咳嗽。


      直到某次军部晨会上,熬了一夜的王耀有点恍惚,听着主持会议的阿尔弗雷德过于聒噪以掩饰沮丧的打气演说和窗外修筑工事那单调重复的打桩声,展示板挂着的地图上画满的长长短短或红或蓝的线条在他眼前搅成一摊混杂的颜色,突突跳动的太阳穴以及未来得及吃早饭而扭成一团的胃囊都让他感到一阵阵上涌的恶心感。下意识的从裤袋里摸出烟盒,王耀把里面仅存的一根烟叼进嘴里,垂下眼在心里提醒自己散会后去后勤部再要点儿来。


      还未来得及点火就感到唇间一空,抬眼见对桌的布拉金斯基不知何时站了起来,他一只手撑着桌面俯身探过桌子,另一只手里正夹着那根烟嘴被唾液润湿成深色的烟卷。见王耀望向自己,布拉金斯基微笑着盯着他,扬手把指间的香烟顺着他身后敞开的窗户扔了出去。


      “你他妈……”,脏话还没出口王耀就被拖进一个深吻中,眼前放大的刀刻般俊朗脸庞、脑后紧紧按压着的温热大手、嘴里还未散去的烟味混杂了对方舌尖渡过来的伏特加的辛辣香醇……等王耀在周围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中回过神儿来时自己正大口喘着粗气瘫坐在椅子上,而罪魁祸首依然微笑着探过桌子俯视着他。


      “下次嘴再闲着难受时我们来做这个好了。”布拉金斯基少将眯起那双同样熬得布满红血丝的深紫色眼睛微笑道。

 

 


评论(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