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看看

露厨
绝对左露党
谁给我写篇露ALL我们就是朋友啦

【露中】请你爱我

      段子,其实我完全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哈哈哈,大概是露熊闯进耀的书房打砸发疯逼着耀承认爱他的故事吧(并不X)

      在我看来,耀是真的喜欢着伊万的,而且伊万对他的意义非同寻常,但是王耀这个人在我心里又是个对感情这种事过于凉薄淡漠的人,而伊万偏偏又是个对感情偏执而决绝又绝对理想化的人。如果非要说的话,在露中的感情中我更心疼的是露熊啊。

 

      雷,慎入

--------------------------------------------------------------------------

 

      “你想怎样?”他问他。

 

      翻倒在地的台灯犹自开着,摔碎的灯罩牵扯着线路,灯丝吱吱作响,间或有轻微爆裂的火花噼啪声,光线明灭,映出一地狼藉。

 

      仿佛一场狂风过境。

 

      厚重的实木书桌被推得曳斜,在木质地板上划出一道泛白的擦痕,墨水瓶磕碎在桌角,粘稠的暗蓝色顺着桌沿缓缓滴落在杂乱的散落在地的卷宗上,杯把断裂的茶杯在地上左右滚动,尚有热气的茶水渍润着浅色地板,苦涩的味道混着墨水的刺鼻气息弥漫在屋内,又被穿过破碎窗户的微风一点点稀释卷出。书柜的玻璃柜门碎了一地,或新或旧的书籍被抛掷在屋角四处,晦涩的月光从被微风偶尔掀起的窗帘缝隙倾泻而入,照着一地的碎玻璃闪闪发亮。

 

      风暴的中心异常平静。清瘦的黑发男子依然端坐在座椅中,高背靠椅几乎将他整个人遮蔽进光影背面,只有月光偶尔舔上他削尖的下颚和微微抿紧的淡色薄唇。

 

      “你想怎样?”王耀垂下眼,墨黑的鸦羽遮住平静的眸子。

 

      “我想怎样?”始作俑者站在房门前,他的胸膛大幅度的起伏,宽阔的双肩微耸,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猛兽,衣服和头发有一丝凌乱,自下而上照射的微弱灯光把他的脸隐进阴影中,只有一双深紫色的眼睛闪着狂热骇人的温度。

 

      “我想怎样?”布拉金斯基轻笑着重复了一句,声音低沉而冰冷。他缓步走向王耀,猛地俯身靠向他,一双钢箍般的大手撑住座椅扶手,将黑发男子圈在身前,睁大的双眼死死的盯住那张清秀平静的脸庞,贪婪而绝望的试图寻找一丝裂纹。

 

      “我想怎样?我想吻你,我想抱你,我想撕碎你那该死的一本正经的衣服,我想用牙齿一口一口把你啃噬殆尽,我想用双手一寸一寸把你揉碎,”他抬起一只手抚上那张朝思暮想的脸颊,动作是与狠厉的言语决然不同的轻柔与小心翼翼,缓缓的摩挲,掌心的温度和伤口的鲜血一点点染上微凉的肌肤,他的语速越来越快,仿若野兽落入绝境的低声咆哮,眸色愈深,“我想挖出你这双惑人又冷漠的眼睛装进最昂贵的玻璃瓶,我想咬下你这条柔软又咄咄逼人的舌头吞进肚子里,我想扯出你这颗七窍玲珑又冰冷坚硬的心脏镶嵌进我的胸口,我想喝干你的血拆散你的骨,做成永远装点在身上的桂冠,我想撕碎你的身体,我想劈开你的灵魂,”微微停顿了一下,斯拉夫男人嘴角的冷酷一点点褪去,目光一点点变得柔软,整个人仿佛一张绷紧的弓松懈下来,他的身体伏得更低,几乎将额头贴近黑发男人的发顶,他的声音恢复了一贯的绵软,甚至带上了一丝委屈和乞求。

 

      “我想爱你,我想,让你也爱我。”

 

      仿佛眼前那双可以在长达半个世纪中让整个世界为之恐惧的几乎占满整个视线的疯狂的紫色眼睛和萦绕周身的狂风暴雨般的气场都不曾存在,座椅中清秀的黑发男子依然端正的坐着,平静的表情一丝不乱,双眸波澜不兴。长久的对视后他轻叹一口气,抬手轻抚上斯拉夫男人风霜侵蚀的英俊脸颊,纤长白皙的手指好似带有魔力一般,刚刚还暴怒的如同猎食雄狮般的男人露出受伤的孩子似的表情,寻求安抚般的侧过脸轻轻蹭了蹭那点缀着一层薄茧的指尖。

 

      浅色的薄唇中吐出古老而温润的语言,语调平缓,“这便是我不能爱你的原因,万尼亚。”

 

      “王耀,我真恨你。”

 

      “我也是。”

 

      一声轻响,灯丝终于不堪重负的断裂,屋内如水底般沉静窒息的黑暗。

 

      斯拉夫男人把头埋进对方消瘦的肩头摩挲,浅金色的发丝和墨黑色混杂在一起。

 

      薄云散去,月华温润。倾泻而入的月光中,他们完成了一个温柔眷恋而月色般冰凉的拥抱,如同世间一对普通的爱侣。


评论(20)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