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看看

露厨
绝对左露党
谁给我写篇露ALL我们就是朋友啦

【露中】给我(生(小鱼吧

海鳗露X人鱼耀

 

原梗是两年前青门引太太W(B的小号发的一张图,当时觉得超——可爱!特别想给太太写篇文,结果我这种拖延症当然是开了个头就给忘了哈哈X,前几天突然翻出来就填完了,顺便是时候展示一下我其实是个只会写完全不逗的逗_(逼文的文盲的本质了。


文中所有名词及鱼类习(性均属瞎编,请勿用在生物考((试当中!


完全没有什么故事情节和喜感,简直玷(((污太太的图了嘤嘤嘤

 

雷,慎入

-----------------------------------------------

 

      王耀已经忘了这是今天第几次见到那条名叫伊万的海鳗了。


      都说海鳗是一种很凶恶好斗的鱼,可伊万却让人觉得很是温和,英俊的脸上总是笑眯眯的。当然王耀为自己当初的识鱼不准捶xiong顿(尾那都是后话了。


       严格来说,伊万是一条外来鱼。他有一个长到让王耀一口气念完舌头会打结儿的奇怪姓氏,据说他们一家都是从很北边的海域搬来的。那地方洋流运动频繁,水文环境复杂,水温常年低于正常值。正所谓环境造就鱼,因此伊万看上去体魄非常结实,而且也比这片海域里常年懒懒散散的一群鱼们看起来更强健长大一点,以至于每次他从王耀面前慢悠悠的游过去时那有力的搅动水流的尾巴都让对自己身长异常纠结的王耀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嫉妒,看吧,那尾巴简直和他的姓氏一样长哼。当然,作为一条有教养有文化并且自认为胸怀天下的鱼,王耀是不会把这种嫉妒表现出来的,他通常会默念着“种族区别,啊啊啊一定是种()族区别!”并伴着一株或两株好吃的水草下肚来安抚自己千疮百孔的心。

 

      作为这片海域的原住民,王耀曾代表族类对伊万一家的到来表示了欢迎,并高度赞扬了他们这种促进各海域融合的伟大行为,毕竟这也算是为丰富这片海域的生()态资源做出了贡献。

 

      在把插着一束长穗水草的海螺壳作为乔迁礼物递给那条叫做冬妮娅的丰满美丽多愁善感的母海鳗并顺便体会了一把今后几乎成为这片海域传说的雄鱼天()堂之窒息拥抱后,好不容易挣脱出来满脸通红的王耀透过咳出来的一长串气泡第一次看见了伊万。他浮在离冬妮娅一个摆尾的距离,微卷的白金色发丝在水里浮动,看起来异常柔软,暗紫色的眼睛微微眯起盯着这边,见王耀看向他时不紧不慢的露出一个被水波折射的有点意味深长的笑容,脖子上围着的长围巾比那束水草摇摆的还要欢快。

 

      于是王耀的脸红的更厉害了。

 

      王耀一直对伊万脖子上的围巾很好奇,要知道雄性鱼类通常是不太喜欢在身上带什么装饰物的,不像雌性们喜欢弄些小巧鲜艳的贝壳穿成项链耳坠或拿珊瑚做个发簪,呃,那条喜欢把每条小海沟都当成星光大道来游的孔雀鱼弗朗西斯除外。王耀不会承认他曾经深深的担心过伊万会被水底杂乱交错的珊瑚枝挂住围巾酿成什么震惊鱼界的惨剧……咳咳,他当然不是因为嫉妒(划掉)羡慕伊万捕猎时的游动速度才脑补这些的呢。当然,在王耀今后的鱼生中亲自体验过围巾的各种奇怪用处后他简直恨不得亲手把伊万挂到珊瑚枝上去。

 

      对了,王耀是一条人鱼。没错,就是人类口口相传的故事里那种美人鱼。当然他并不会闲来无事对月而泣,除非是风沙迷了鱼眼,而且他的眼泪也并不会变成珍珠。王耀一向对这种传言嗤之以鼻,要是能自产珍珠的话他才不会每天乱逛呢,一定天天窝在洞里掐着自己的鱼皮逼着自己噼噼啪啪的掉眼泪。偶尔路过这片海域的公海鱼商巨章霍兰德表达了自己对王耀商业头脑的敬意,并表示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哭出了珍珠,自己很愿意把它们加入自己的贩卖清单,而且作为优选商品挂在自己的左前爪上,作为这片海域的特产高价推销,赚的钱他们两条鱼可以平分。王耀在感慨了一下对方的关注点错误之离谱并顺便对鱼族的未来伤春悲秋了一秒后就愉快的在心里默算自己可以分到多少小钱钱了。

 

      王耀有一条非常漂亮的鱼尾,纯正的红色,线条柔和形状纤长,尾尖的鳍轻薄如蝉翼,随着水中细微的暗流轻轻摆动,鱼尾上每一片鳞都饱满光洁,晶莹剔透,即使在最深的海沟里也能映着那些千年老蚌开合间闪现的珠光反射出一片柔光。凭着这条鱼尾,王耀曾多次力压各族雌雄获得最美水族称号,当然这一切完全不是他自愿的,这项荣誉给他带来的除了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和唯恐天下不乱的主持鱼弗朗西斯每年试图把珊瑚花或其他什么东西作为桂冠别在他鱼尾上的骚扰外还有他目前最大的烦恼来源——湾湾。自从半年前在那场被硬推上台的选美年度决赛上一路反超,最终以107枚贝壳的净胜投票再一次赢得比赛后,王湾,他亲爱的妹妹,人鱼族的小公主殿下,愤怒的用她那娇小可爱的桃红色鱼尾糊了王耀一脸并高喊出了离家出走的口号,哦忘了说了,王湾是那次选美的亚军得主。

 

      总之,从此以后,王耀走上了一条每天游遍海域喊妹妹回家吃饭的艰难征途……

 

      而现在,伊万就挡在他例行的寻妹之路上。

 

      “听说小耀是这片海域最聪明的鱼Da~,所以万尼亚想请教小耀一个问题~”伊万捻着他的长围巾笑眯眯的张口,粗长的鱼尾随着水流缓缓摆动,一张英俊的脸在某只不幸卡在珊瑚丛上的光头鱼扁平大头闪着的微光中显得极其真诚谦逊。对于这样的恭维,虽然表面上谦虚的摇着头,但王耀内心其实非常满意,不自觉的上下摆动了几下的鱼尾泄露了他内心的小得意,顺便带起一串儿小气泡。

 

      王耀自认为是一条很博学的鱼。人鱼的寿命本来就长,再加上他个人对各种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心,而这片海域优越的生存环境也让他在保证生存之外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一些深邃但在别的鱼看来是无聊的事情。比如他的妹妹就多次嘲讽他与其靠在珊瑚上望天——当然至多只能看到一片暗蓝的海水,间或还有路过鱼族裸露在外的肚脐——还不如多约约会把自己嫁出去,在他第N次提醒妹妹是娶不是嫁未果后不得不放弃了这个话题。王耀无论是对这片海域的地理历史还是对各种关于鱼类或人类的传说都了如指掌,甚至有一次他在天黑后潜出水面时在满是垃圾塑料袋的沙滩上捡到了一本人类遗留下来的书,凭着从小对水底拿来捉迷藏用的神庙、石碑遗址上字迹的了解倒也能看懂个七八层。书里讲了一个长了两条腿的小伙子和外来的同样长了两条腿的姑娘相爱的美丽故事,以至于有很长一顿时间王耀一直期待着能有一只美丽而充满异域风情的母鱼搬到这里,一起上演一出鱼族的罗曼蒂克史。当然很可惜,随着那本被王耀偷偷藏在石缝里的书被涨潮的海水泡烂,这个美好的梦想也像脱水的水母被阳光晒瘪了。至于后来伊万一家搬来后,他那美丽而奇怪的妹妹也没能勾起王耀儿时的记忆。

 

      伊万晃了晃长长的鱼尾游近王耀,他深紫色的眼睛透过水波被旁边珊瑚丛淡淡的微光渲染成海底最深处藏匿的千年晶体般夺目。王耀感觉这直直盯着自己的深邃双目像两潭漩涡般将自己慢慢吸进未知的世界中,他下意识定在原位上下浮动,任由伊万将距离拉近到呼出的水泡可以擦过彼此的脸庞。伊万好像对王耀这种反应非常满意,他眯起眼睛露出一个标志性的笑容,“小耀知道该如何避免死亡吗?”

 

      在东方的文化里,死亡是轻易不被提起的话题。东方文化敬畏死亡,曾有只哲学鱼说过死生大事不宜轻诉,自认为东方血统吃水草都坚持用两根珊瑚枝来夹的王耀自然秉承同样的理念,何况他那巴掌大的小鱼脑袋里实在是没思考过如此深奥的问题。此刻王耀多少是有些后悔接受伊万的问题的,他眨巴着那双鎏金色的大眼睛想如果现在自称家里烧水忘了关火而逃开还来不来得及,哦这个忘了关火的借口也是他在那本随浪而逝的小说里学来的,虽然不知道“火”是什么但向来对红色情有独钟的王耀还是对这种据说是也是红色的东西颇具好感。

 

      不过可惜“火”这种东西也帮不了他了。大概是被王耀脸上躲躲闪闪的迷茫表情取悦了,伊万凑得更近,微凉的滑腻皮肤几乎贴到王耀身上,珀金色的发丝飘飘忽忽的蹭的王耀的睫毛敏感的不停眨动。

 

      “小耀知道海鳗的繁())殖过程吗?”伊万看着王耀慢慢张红的脸好心的稍稍后退开一点,满意的看着面前的小人鱼呼噜呼噜的呼出那口下意识的憋了半天的气息,把两人间的水流搅成一片细碎的泡沫,透过珊瑚丛中那只扭动挣扎的可怜的光头鱼的光源折射出的闪烁的光点,鎏金色的眼睛亮晶晶的煞是可爱。

 

      “海鳗是一种需要回溯的种族,每年繁()殖的季节海鳗们就要千里迢迢的拖着虚弱的身体游回北方。那是一片冰冷冰冷的海水,除了层层叠叠的岩石空无一物,没有光源,只有无数的暗流汹涌席卷,稍有不慎就会被卷进幽深绝望的海沟之底,还有凶狠的虎鲨张着呲出利齿的血盆大口等着撕咬猎物,一口一口的扯开柔软的皮肤,用长满勾刺的舌头舔舐裸露出的肉丝,我和娜塔小时候就曾经躲在岩石缝隙里看见过。”伊万垂下眼睛娓娓道来,下颚深深埋进缠绕在颈间的围巾里,声音褪去了一贯的甜腻,好像陷入了某种遥远而恐惧的记忆里。伊万的声音好像带着某种沉郁的魔力,王耀感觉自己好似已经身处那片遥远的海域,他悬浮在空旷冰凉的海水中,看着头顶划过的虎鲨可怕的投影,清晰的能看到利齿展露的轮廓,他觉得自己周身的每篇鳞片都紧张的抽动着。

 

      “可是,为了生命的延续,每年还是会有无数的海鳗回到那片绝望之海。小耀,你说为什么海鳗的繁(殖要经历这样的坎坷呢?”听到自己名字的王耀终于从可怕的想象中回过神来,面前的海鳗正把大半张脸都迈进围巾里,只露出一双睁大的眼睛望着他,被水波修饰过的紫色眼睛看起来水汪汪的夹杂着几许委屈的神情,王耀突然觉得命运对海鳗这种温柔可爱又热爱生命的物种真是不公啊,他克制着自己想要伸手揉揉眼前鱼发顶——那随着水波缓缓飘动的铂金色发丝看起来柔软极了——以示安慰的动作,努力运转小脑袋里的储存的知识试图找出解决海鳗一族千年难题的办法,呃也许可以用海底深处的寒冰打造一片封闭的低温繁(殖场?哦不不不这主意烂透了。

 

      伊万打量着眼前被调动起无限同情心的小人鱼,心情像火山口噗噜噜喷出的热气泡一样轻盈又热烈,那瞪着大眼睛望天的模样真是可爱,还有随着烦恼的不停摇动小脑袋散开的黑色发丝柔顺的让他忍不住想用下颚去蹭几下,天呐还有那掩在发丝后面红润润的脸颊和皱起来的小鼻子~

 

      伊万决定好心的打断王·忧国忧鱼·耀的深刻思考,他好整以暇的摆动着有力的鱼尾缓缓靠近王耀,“今年万尼亚也成年了呢,姐姐告诉万尼亚可以开始寻找自己的爱人了。”伊万慢慢的随着水流飘动着,借着浮力探出柔(韧有力的腰部绕到王耀身后,如愿的用下颚蹭了蹭柔软的黑发,然后贴近那只尖尖的带着漂亮鳍蹼的小巧耳朵吹了一口气,敏感的鳍蹼立即张开来,在伊万低低笑着的声波中微微颤动,“万尼亚听说呀,人鱼族不需要回溯就可以孕(育出健康强壮的孩子呢~”

 

      王耀是在耳朵酥麻的痒意中才醒过神儿来,此刻绕至身后的海鳗早已用强壮的臂膀将他整个拢在怀里,他长长的鱼尾几乎将自己完全圈起,裸()露的后脊碰触到身后光滑的微凉肌体,敏感的皮肤收缩着起了一层战栗,在略微粗糙的围巾摩擦下有一种未曾感受过的怪异快感。

 

      伊万的鱼尾缠上他的,随着水流的节奏缓慢的向上摸索着,鳞片被拨动带来的奇异酥麻感顺着神经一路攀升汇集到身体的某一处,两条鱼尾相互摩擦产生的细微声响在水波中被放大、传导进他的耳中,王耀感到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好使了。

 

      “所以呀,”伊万拉长了语调,说话时嘴里冒出的气泡拂过王耀的耳尖,“小耀给我生一堆小鱼吧~”

 

      已经有点晕晕乎乎的王耀在彻底眼前一黑之前仅仅来得及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伊万的没常识,不同物种间的生()殖隔离都不懂,以后一定要好好教教他,没文化真可怕。

 

      呃,他好像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他,王耀,也是一条公鱼。


评论(18)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