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看看

露厨
绝对左露党
谁给我写篇露ALL我们就是朋友啦

【露中】纳你于心

最近越来越觉得伊万可怜,从各个方面,突然想让耀能多爱他一点

偏生自己笔下的耀一直是个清冷性子,能开口说句爱大概真的是极致了

 

本文是一个很久远的脑洞画面发展来的,选材可能有点儿敏感,无任何黑角色意图,不适请右上

首先必须声明,我本人反对q那个j,非常反对,一向认为用姓作为惩罚手段或者征服标志是心理上的弱者表现,但不否认有些人在情绪极度波动下可能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尤其是露熊这种极端敏感脆弱的类型

 

说到这里突然想讨论一下露熊和耀的道德观和行为取向。可能我的观点一向比较奇葩,我一直认为露熊一直是真心想做个好人,尽管他行为方式的外在表现一贯是极端糟糕,但这些大多源于他野蛮生长下习得的自我保护本能,他对别人狠对自己也同样狠,没有人真的教过他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所以尽管他会笨拙而努力的释放善意,但却总是不经意间跑偏,无法被主流价值观接受,他做出的很多伤害行为其实都是无心之举。而王耀是另一种,他从不刻意的要做一个“好人”,也不会纠结道德观,他只是在做自己,但求无愧于心,好在他的道德标准是趋近主流并略高于大众,同样如果他做出了一件伤害,那绝不是无心,而很可能是全盘考量权衡利弊下的理智之举,而且他也许会为此难过却绝不会为此后悔。

 

 

感觉自己写的东西越来越糟了,呆板无趣又混乱,大家看着玩玩吧

 

文笔废,情节无,三观略歪

雷,慎入

-----------------------------------------------------------

哎呀,现在发一篇文的时间跟写一篇文都差不多了

同志们,我们AO3见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886855#bookmark-form

呃,链()接在评论

----------------------------------------------------------

王耀是被刺目的光线晃醒的,前日摔打间根本未曾顾及的窗帘大开着,正午日光明晃晃的在房间内迅游。脑内一片混沌,尚未自我修复的疲惫神经根本无法带动所有感官运作,只有本能支撑着他区起手肘试图借力起身,然而下一秒酸疼的关节筋骨就尖叫着抗议,把沉重的身体摔回床铺上,顺便牵扯起某个隐秘部位无法启齿的刺疼,隐隐发胀的喉咙在未及阻止前便自作主张的溢出绵长的呻(((吟。

 

“……小耀?”

 

王耀有些茫然的顺着声音转了转有些抻筋儿脖子,右侧床铺上入眼的是一张俯下头盯着他的放大的脸,对方凑得太近,让他猝不及防下一个激灵本能的想向后翻身,然而糟糕透顶的身体状况显然不适宜完成这样复杂的肌体动作,索性被对方有力的手臂及时一把捞住才没跌下床去。深呼吸平复着一阵阵酥麻的腰身和四肢,王耀努力调动起打结儿的思绪理清眼前的状况。

 

他的爱人,来自北国的布拉金斯基,如今一丝(不%挂的俯趴在床上,像一只被太阳晒干了的北极熊。尽管高大健壮的体魄以一种有点奇怪的姿势绷直,但隆起的肌肉纹理依然漂亮的紧,阳光在他铂金色的卷发上打着旋儿,美中不足的是日常柔顺的头发乱蓬蓬的,被枕巾蹭得起了些许静电,莫名好笑,转向他的脸有点儿苍白,棱角分明的脸孔脏兮兮的,鼻尖和脸颊泛着红,两个黛青色的黑眼圈挂在深眼窝下很是显眼,那双冷色调的暗紫眸子此刻睁得大大的,居然显出一种犯了错的孩子般可怜巴巴的神色。

 

“小耀,耀~”

 

有意堆叠起来的甜软音色也掩不住其下一丝谙哑的痕迹,男人特有的北国口音有一种绵糯的含糊,此刻因着那丝谙哑带出了些低沉,像一条毛躁了边缘的绸带顺着王耀的耳廓滑进去,一路轻轻剐蹭着每一根细微的神经末梢,已经舒缓下来的酸软身体居然又一次绽出酥麻的战栗。

 

王耀费力的扯过堆叠的被单裹住自己,顺势微微侧转过身子躲开对方的视线,把涨红的脸埋进枕巾。奇怪的是对方竟然没有如往常般凑近过来挤挤蹭蹭,只是放软了声音一叠声儿的叫着小耀。疑惑的转回头去看那转了性儿的熊,却见对方还是老老实实的趴在原地儿,眉头委屈兮兮的向下撇着,只一双大眼睛眨巴的飞快。

 

“这会儿又来装什么可怜,昨天,”王耀有些尴尬的转开了视线,“昨天不是闹的挺欢吗。”

 

“小耀,”布拉金斯基努力摆出一副纯真的无辜模样,“万尼亚等你醒等了很久了,万尼亚饿了。”

 

“饿了自己做饭去,难道你还指望我这样子能下厨吗?”王耀无语的望着在某些特定时候智商总能瞬间回到幼儿状态的爱人。

 

“可是……”布拉金斯基一张俊脸全垮了下来,“可是万尼亚扭到了腰,而且万尼亚只想吃小耀煮的红豆粥,还要放白菜叶的那种!”

 

“……布拉金斯基,”王耀气极反笑,猛地掀起被单糊上了对方的脸,“吃你的外卖去吧!还有,那TM是百合叶!”

 

“呀!”